我们不是要一下子拯救整个世界,但是我们可以伸出手去挽救我们可以触及的部分。
Clarissa Pinkola Estés Ph.D -

流浪者的圣诞晚会

作者: Tony

在中国,人们对于道教、佛教以及儒教的熟知远远高于基督教,圣诞节在中国也不像西方国家那样盛行,因此,刚开始觉得在中国举办一个圣诞晚会有些奇怪,但中国人对圣诞节了解很多,所以就组织了这次圣诞晚会。在西方,圣诞节是一个非常重大的节日。节日期间,几乎所有商店、餐馆都会精心装扮上圣诞老人、新式的驯鹿等节日饰品,有的地方常年都是如此装扮.

然而,这些都不是举办这次流浪者晚会的初衷。慈善厨房诞生于2005年12月18日,我们也觉得应该在合适的时机以某种方式来纪念它的诞生,于是我们开始思考庆祝的方式,或者说是庆祝我们所取得的成就——以前许多人认为慈善厨房是一个新观念,而且中国现在没有类似的事物出现,所以他们认为慈善厨房在中国是不可能出现并得以发展的。因此,我们决定将目光集中在流浪者身上,即以为流浪者举办圣诞晚会作为庆祝方式,龚宾非常赞同我们的想法。

但是,我们没有举办晚会的场所。12月的西安正处于冬季,我们担心会下雨,而且与西安去年冬天的气温相比,今年气温也许会低于零下11度。那时我们还没有新房子,每周都是在室外发放食物。也许由于天气的原因,我们的晚会有可能泡汤。当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时,我马上联系陈神父(陈神父从2005年慈善厨房诞生到现在一直给予了非常大的支持),询问是否有供我们使用的房子。经过协调,陈神父告诉我:我们可以在12月25日晚上使用一间排练厅。我们去看了房子,房子很棒,座位的色调很适合,而且有电源插座,这样我们就可以播放一些音乐。

当晚的食物也需要做认真的安排。平时我们都是提供可以充饥的包子,这次我们想提供一些特别的、美味的食物,但是我们没有任何烹饪用具。买什么样的食物可以相对方便大量供应,同时又卫生、又营养,且供应不需要太多程序,容易在临时的场所进行是困扰我们的一个问题。最终,我们选择了中国传统食物——饺子,饺子是中国人庆贺新年的必备食物,但是饺子煮熟后如果不及时吃掉,在水中泡久了会散开(“弄”)。 为了保证饺子的鲜美,我们咨询了好几家餐馆,最终每周为我们提供汤的餐馆老板表示愿意给我们提供一些支持:户外烹饪的用具、2-3名厨师,并于当晚在教堂外面帮我们煮饺子,这样我们就很容易把煮好的饺子及时盛给流浪者 。我们按每人4两饺子,共预定了80人的饺子。我们需要最多15名志愿者来确保饺子的供应,以免志愿者过多造成有的志愿者无事可做。除此,我预定了足够多的香蕉和桔子,以及两个80公分的大蛋糕。一切计划得多么美好,好像我们曾经做过一样。

接着,我们买了一些圣诞节饰品。一开始,来自西班牙的朋友Jason(詹森)建议买一些圣诞帽,这是个不错的注意,因此我们买了75顶佩有小辫子的圣诞帽,全塞进了一个包(噢,我不明白为什么帽子有两个辫子,但它们看起来真的很棒)。起初,一些中国朋友不赞同这个想法,我也不是很肯定流浪者是否喜欢这些帽子,不知道他们是否会因麻烦或羞怯而不愿戴,结果恰好相反,他们非常喜欢这些帽子。他们在坐的地方扔抢着帽子,并以戴着帽子而感到自豪(幸福)。圣诞晚会结束后的几个星期,有的人还一直戴着帽子。除此,我们还需要一些音乐或节目。就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之时,一位DJ提供了一些设备,其中包括所有人都熟悉的卡拉OK。在那天晚上,这位DJ还免费表演了一段印度舞。

最后,我们考虑给他们买一些小礼物。我想尽管我们已经给他们分发了一些衣物和毯子,但这些东西并不足于抵御寒冷,所以我们打算给他们买一些保暖的内衣(“秋衣”)。但是当我们问他们想要些什么时,几个人表示所有人想要理发,这是我们所没有想到的。这不是我预料的答案,但事实是他们的头发经常很脏,而且纠缠在一起,很难理顺。所以我们决定12月过后给他们安排理发,因为很难找到愿意为他们理发的理发师,这需要我们做进一步的打算。

有一天我正在赶路,接到一位来自美国的吉姆·赖特先生的电话,我并不认识这位先生。吉姆·赖特先生说:他已经和在美国的儿孙通过电话,并告诉他们要将买圣诞礼物的钱捐赠给慈善事业,他的儿孙也同意了。吉姆现在西安一所大学教授英语,他听说了我们的慈善厨房,询问他可以为流浪者捐赠些什么。2天后,75条全新的保暖秋裤送到了我的住处。知道我们故事的人们对流浪者慷慨以及无私的捐赠每次都深深感动着我,使我吃惊。它也使我不再惊奇,在过去的一年半里,为什么每当我们需要一些东西时,即使暂时不需要时,总有人不断的送来一些东西。也正因此,我们才有了晚会的房子(从12月25日晚上7点一直到晚会结束)、节日装饰物、美味的食物、音乐、表演和最后的礼物。

所有事情提前2天就安排好了,当天下午4点左右我到达教堂,开始做一些准备工作。在这个冰冷、空旷的房子,我一边开始给气球充气、固定圣诞节装饰物,一边听着随身听,只有我一个人,于是我开始担心是否所有事情都会如期进行。一个半小时过去了,依然只有我一个人,没有蛋糕、水果和DJ的设备,只有我的一堆气球在慢慢变大,而随身听的电池也已经耗尽。一丝丝担心悄悄涌上心头,我开始放弃做到最好的想法,打开一个装满五颜六色气球的新袋子,继续机械地给气球充气。不一会儿,在一些志愿者的帮助下水果送到了,屋子渐渐有了开晚会的样子。那天晚上很冷、很湿,所以我们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来,但在7点左右,我们的客人陆续赶到,霎时间整个屋子被充满了。他们很快戴上帽子,并按事先安排的位置就坐。

以前都是在室外发放食物,他们都是蹲在地上吃饭,所以我们像往常一样让大家排队领取食物,但这间房子的布局使得排队成为困难,人们以前都是在这间屋子外面做祷告的。这时,来自法国的Karine提出一个对流浪者和志愿者都很特别的方式:我们一个个给他们分发食物,即每位流浪者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等待食物,就如同在餐馆就餐一样。就这样,我们的晚宴开始了。几大桶汤很快就被他们喝光了,然后我们端上热气腾腾的水饺。我们用纸饭盒给他们盛饺子,并配有筷子和汁。接着我们拿出足够每个人吃的大蛋糕,蛋糕的出现引来一片欢乐的呼叫声,显然蛋糕的香气已经遮盖了饺子的味道,犹如电灯使烛光变得暗淡。接着又是水果盛宴。音乐响起来了,那位印度舞者专门为这群没有工作、从未看过演出的流浪者表演了一段舞蹈。晚会中一个值得难忘的节目是一位盲人带来的优美歌声。这位盲人在妻子的指引下来到慈善厨房的圣诞晚会,他的歌声带给观众无限的快乐。最后,就是发礼物。

晚会在彼此的祝福与掌声中结束,更为美好的是我们从中知道:他们今晚很快乐。同时这次活动也给我们一个想法,今后我们会组织此类真正使他们开心的活动。这是一个很特别的晚上,不仅对于流浪者,对于志愿者同样如此。他们告诉我:我在中国开创了一个先河。Karine说这是她有生以来最愉快的一个圣诞节,一些关于流浪者不公的评价也消失了。一位先生说这是他吃过最好的晚餐,另一位说晚会将带给他长久的美好回忆。8个月过去了,还有一些人会经常提起这个圣诞晚会。 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活动,且极易组织,但它却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感动着许多人。

一些志愿者对我说:你一定非常高兴,晚会达到了预想的效果,气氛是那么的温馨、放松、愉悦、友好。但我并不开心,快乐离我而去,悲伤又包围了我。当我们的客人离去,我们清理完屋子的所有饰物,里外只留下一片空白。是的,这是一个很棒的夜晚,但只有60-70位流浪者,而且仅有一个晚上。晚上9:30晚会结束, 所有流浪者再次返回寒风刺骨的街道,除了一个饱饱的胃和一些温馨的记忆,他们没有带走任何东西,而温馨回忆的另一面则是街头寒冷的冬天。回到家时,我哭了。 我必须再一次向现实妥协,我可以做的微乎其微。我们可以用我们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方式去努力为更多的人提供帮助,但是,中国有13亿人,所以我们能做的真的很少。

圣诞晚会的照片 
圣诞晚会的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