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要一下子拯救整个世界,但是我们可以伸出手去挽救我们可以触及的部分。
Clarissa Pinkola Estés Ph.D -

医疗救助

作者: Zoe/辰辰

我们所帮助的人最担心的就是就医问题。如果遇到流浪者或小孩需要紧急医治,我们都会尽快安排他们就医。慈善厨房还与当地医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这有助于我们为更多的人提供此项服务。此外,我们每次都会为需要的人提供基本的治疗药品。

 

 

食物,衣服,住房和教育,都是基本生存需要,但经过多次访问偏僻山区的村庄和与定期来我们慈善厨房的“客人”交谈,我们了解到,大家关注的最大问题是健康问题。他们经常很害怕生病,受伤或仅仅是高龄,如遇有人患病,他们没有机会和财力可以帮助自己或家人。重病或手术能拖累整个家庭,家族,甚至需要50 -1 00人以上的支援和帮助。我们的医疗项目从2006年已经在'愿望清单'上,但最终开始在2007年2月,一名年轻的男孩来到慈善厨房寻求帮助.

记得2007年春节过后,在我从家里回西安的火车上收到托尼的短讯(火车从的家乡安徽到中国的西安大概需要12个小时的行程)说他在医院照顾一个小男孩,因为这孩子的左臂伤势严重。当我问怎么回事时,他告诉我孩子说,‘他在街上流浪时,被有些人指使行偷,被绑在椅子上用烟头烫伤手臂,这对于失去家庭流落街头的孩子是常见的事,后来他逃走了来到西安’,但是因无法就医一个多月后手臂的伤口腐烂越拉越严重,如果再晚的话可能要失去左臂。我知道“慈善厨房”就已经够忙活的了,他怎么有时间去帮助这孩子,再说他那点英镑如何经得起这样折腾啊!

回到西安后,托尼很高兴地说,用了一天半的时间拜访了几家医院,李帆被安顿在西安武警医院。李帆,13岁,离家两年多了,无法联系到他的家人。医生说如果现在治疗不需要截肢,可能需要植皮,但要先接受治疗,给感染的部位进行消炎,再观察观察情况。长途的旅程加上看了李帆的伤势照片后,我晚饭都没有吃下去,几乎整个左手臂的背面都已腐烂,看到这种情况我想他是不能不帮他的。

街上流浪的孩子很多,常来慈善厨房也有不少。我们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或去向哪里什么时候离开,我们只是尽力在这里帮助他们。虽然以前我们也发一些感冒、肠胃,风湿,消炎类等无处方常规药给一些穷人,但是我很担心如果我们帮助了李帆,以后别的孩子有了什么问题需要治疗,找到我们,我们可能也得帮助他们,而且我无法想象怎样去帮助他们,这是一个需要慎重的问题。把握得顾虑告诉托尼后,他说,‘我不知道,但是这个情况很紧急,我只知道现在我们必须帮他,而且我知道我们应该怎样去帮他,如果我们现在不帮他,他将失去左臂。其他的事以后再考虑。’

两天后我们去医院看望李帆,小家伙虽躺在床上但整个人精神多了,比照片上看起来也胖了许多。显然他已经和病房的病友们很熟悉,大家有说有笑,就连护士姐姐也都很关照他,他还用纸叠了很漂亮的塔型的东西(我不知道叫什么)送给常照顾的护士姐姐。开始我们问他一些关于他过去的问题,他说话的时候低着头,看起来有些紧张和不舒服。也许他还不能足够的信任我们,奇怪我们为什么帮助他,给他买新的衣服、香皂、毛巾等,还安排的他的一日三餐和治疗,毕竟他和我们没有亲近关系。只是他的一个和他同样流浪的朋友——金虎,来慈善厨房,问托尼是否能帮他。顾于他的顾虑,我们没有再问什么。但是,不一会他就感觉好多了,一边吃给他带去的美味一边感觉轻松地和我们聊他的家庭,他的幼年,他的生活……。过一会我看到他不停地擦额头的汗,还以为他还有什么不舒服呢,原来是他常年露宿在外,已经适应了外面寒冷,不习惯呆在室内。最后我们问他好了后有什么打算,他说他会去夜市找点活干,挣点钱去找他的家人!

过几天医院传来好消息,说李帆病情恢复的很好,不需要植皮。所以两个星期后,他的伤势还须要几天的治疗就基本可以完全恢复,由于恢复的非常快他就开始问我们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了,我们很不理解,他的病房很舒服,住在这里有舒服的床,还有吃的,不用担心每天需要找吃的和睡在大街上,为什么那么急着出院!显然,他不能等下去,非常渴望地回到他的生活,回到大街上和他的朋友们在一起,非常坚定地闹着要早一天出去。

得知他不需要在医师呆更长的时间,而且担心那天我们发现他已经自己跑出去了,我们找医生谈话,并向他的主治医师询问关于他的手臂的情况。他们同意,如果他保证定期回医院换药那么他可以出院。

我给他买些吃的,但是他说他现在没有时间吃,不过马上出去和‘和尚’他们(他街上的朋友)一起吃。匆忙地整理好他的东西,和他的新朋友、主治医师、护士们一一道别,我们离开了医院。

走到医院门口,他脸上的笑容像花儿,我们再次问他,如果想回医院还来得及,他很坚决地摇头。和我们道别后,他快乐的像个小鸟一样飞一般奔向大街,一转眼我们已经看不到了他的身影,就这样他又开始了他的生活,消失在忙碌而喧闹的街道,我有些失落,也许以后我们再也不会看到他!

也许我们不能改变他的生活方式,但是突然我了解到帮助他们是我们必须做的,当你看到一个象李帆这样的13岁的孩子,如果不接受治疗将会失去左臂时,感觉我们的义务是尽我们所能去帮助他们,不管怎样,只要我们能。

帮助李帆后,我们又接着帮助几个孩子和成年人,我们希望将来我们可以继续进行这个项目, 帮助更多人,像这样在他们最需要的地方。

注:我们的医疗帮助对象是流浪的孩子和无家可归的人们

医疗救助的照片